超人總統 2-3

1886-1.jpg

隔天,李超仁和夏晴一早就在準備。

他們先把黏黏送到外婆家,然後去一座他們常去的花草市場,買了一把黃白色香水百合。他們家裡通常都插著花,尤其是有客人要來的時候,這是夏晴的習慣。為了讓百合看起來不像是剛買的,李超仁還特地挑選了幾朵幾乎已開了八成的百合花。

他們回到家,夏晴就拿起她口中說的超厲害吸塵器,這邊吸吸,那邊吸吸。李超仁覺得,他們家其實已經夠乾淨了,可以不用再吸塵了,但他沒有阻止夏晴,因為夏晴想做,他也沒辦法,這是夏晴的習慣,也許也是她的樂趣。假如沒吸塵的話,夏晴搞不好會覺得不自在,不舒服。

眼看著沒什麼事,李超仁只好走到廚房,東整理,西擦擦,然後把垃圾拿到樓下去丟。他正要出門時,嚴正一行人就到了。

來的人不多,嚴正、簡甯,和三名隨從。這讓李超仁覺得意外,他還以為陣仗會很大,還需要封街、隔離群眾什麼的。不過,樓下應該還是有幾個人站崗,一早,社區的警衛主管就打電話來問,是不是有什麼大人物會來?想必他們看到了嚴正,應該是會嚇一跳吧。

 

嚴正進了屋子,就環顧四周,還真的走到了百合花前面,看了一下,像是在檢查什麼,然後,夏晴就請嚴正和簡甯先坐下來。

夏晴倒了咖啡,放在桌上,用一種超級迷人的燦爛笑容,說:「歡迎,歡迎。」站在一旁的李超仁看了,皺著眉心想,搞什麼嘛,昨天還在罵人的說。

嚴正也勉強地擠出了一點笑容,這是李超仁第一次看到嚴正笑。除了那些在電視裡常看到的,充滿了政治表情的笑容之外。

夏晴也看到了簡甯。

這三十幾歲的女生,擁有美麗的外表,修長的身型,散發著迷人氣質,加上出眾的舉止。夏晴看在心裡,卻裝作沒看見。李超仁也注意到了,夏晴在打量著簡甯。

 

嚴正坐不到十秒,就開宗明義:「我是來和李先生討論選總統的事。」的確是嚴正的風格。

李超仁和夏晴也坐了下來。

李超仁尷尬地說:「我真的不知道…該怎麼做總統。」

簡甯很正經地說:「李先生,這個沒關係,事務性的事,我們會先告知您,並且去協助您。」

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李超仁問。

「假如您有任何不懂,或是不了解的地方,我們會告訴您,或協助您去了解。」簡甯補充。

李超仁繼續問:「除了事務性的事,還有其它的事嗎?」

「非事務性的事。」簡甯回答。

什麼是「事務性的事」,又什麼是「非事務性的事」?事情還沒開始,就一團迷霧。

 

夏晴從李超仁的遲疑中,看出他的疑惑,她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話,還是用她那迷人的燦爛笑容,和多年來廣告公司的經驗,以及在商言商的談判溝通技巧,直截了當地說:「你們是不是怕萬一你們自己選不上,所以才來找超仁。」

大家都看著夏晴,因為實在太單刀直入,簡單俐落。

李超仁心裡在竊笑,簡甯則是愣住了,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嚴正喝了一口咖啡。咖啡杯是歐洲知名品牌,一年大概只用了兩次。嚴正喝完咖啡,把杯子輕輕放下。

「那麼,你們是不是…」夏晴迷人的笑容和眼神,卻帶有一點點的強悍。

嚴正看了看李超仁,再看看夏晴,一句一字地說:「我們找他,為了就是要贏這場選戰。」

 

夏晴收起燦爛的笑容,轉換成經理人的理性模式,試探性地問嚴正:「我知道,我知道你們找超仁,就是為了要贏選舉,要不然,你們也不會找他;但是,我想要知道,你們真正的用意是?」

嚴正笑了一下,笑意裡好像是怒了。他一字字地說:「我們找他,就是要他來做總統。」

呼~。夏晴似乎得到了答案,那燦爛的笑容和天真的神情又回來了。她笑著走進廚房,叮叮咚咚又弄了些東西,然後,端出一些水果、巧克力,和零食、餅干。

「是這樣啊,好,那我先說好,超仁當他的總統,我要繼續我現在的工作。」夏晴開心地笑著,好像什麼事也沒有。

嚴正先是頓了一下,然後就點點頭,說了一聲:「好。」表情始終保持嚴肅,沒有任何變化,雖然這好像不在他的預料之中,而夏晴,則像是非要嚴正說出「好」這個字。

「那其它就沒我的事了,剩下的都是超仁的事了。」夏晴靠坐在李超仁身邊,緊貼著李超仁的手。但李超仁想,這什麼跟什麼嘛。

「國防、外交、經濟、財政,這些我都不懂。」李超仁說。

嚴正表情嚴肅地看著李超仁。

簡甯:「剛剛說了,這些我們都會協助您了解。」

李超仁點點頭,繼續問:「需要說英文嗎?」李超仁的英文不太好。但他這麼說,馬上又後悔了,他想這些嚴正他們大概也都調查過,夏晴瞪了李超仁一眼,像是覺得李超仁一副沒出息的樣子,而李超仁只是想,反正問都問了,不妨一次問個清楚。

「會有很多會議嗎?」李超仁很受不了無聊的會議,所以他才會一直待在Ray的廣告公司。

嚴正聽了,不知是該笑,還是生氣,但他又笑不出來,只露出淺淺的笑意,簡單地說了聲:「好。」

李超仁皺著眉,又一次認真地問:「你們真覺得……我可以贏這一場選舉?」

李超仁話說完,嚴正就起身,大家也都跟著站了起來。

 

嚴正走到窗前。李超仁家的客廳,有一面面河的落地窗。嚴正凝視外面的街道,街道上熙熙攘攘,而街道後方,是一條安靜的河。

「這風景……還真是不錯。」嚴正說。

依照這兩天與嚴正的接觸,以及對嚴正的了解,嚴正是不會說出「國家需要你」、「你要站出來」,或者「為人民服務」、「你是個人才」這類的話。若是這樣,李超仁覺得自己絕對會馬上噗滋噴笑出來。

每個人無不屏息聽著。

嚴正想了想,轉過身,說:「你又沒試,怎麼會知道?」

真的是一個極為通泛的答案。

 

嚴正說完,就和簡甯示意,兩人走到門前,嚴正轉身跟李超仁說:「因為這場選舉已經開始,所以,你兩三天之後,再來我這邊一趟。簡甯會再跟你連絡。」

李超仁點了點頭。

嚴正看著他,也點了點頭,像是如釋重負一般。當他正要轉身離開時,夏晴說話了:「不過,他選他的總統,該做的事還是要做。」

嚴正一聽,覺得疑惑,但也沒多問,就說:「好。」

於是,嚴正和簡甯就離開了,停留時間不過短短十分鐘。

 

呼~,李超仁吐了一口氣,就和夏晴坐在沙發上,身上所有的細胞散了一地。

夏晴打開了電視,兩人無神地看著無聊的新聞。李超仁想,這些無聊的新聞,過了今天都不算是新聞了。「為什麼是我?」他心裡一直問著自己,也很想問問嚴正,但也許是因為害怕,問不出口。

「詐、騙、集、團。」夏晴自言自語。

李超仁沒聽清楚夏晴在說什麼,疑惑地看著夏晴。

「不要摳了,你的臉都摳花了。」夏晴伸出手,拉著李超仁的手。李超仁在思考事情時都會不自覺的習慣性地摳著臉。

突然,夏晴跳了起來,說:「老公,既然你就要開始忙了,不然我們先去國外玩一趟。」

李超仁自從和夏晴相識,不管多忙,每年都會出國旅遊個一次、兩次,李超仁當鎮長的時候,也不例外。

但李超仁心裡有些顧忌,說:「可以嗎?妳不要有事沒事都想著玩嘛。」

「你現在趕快打電話去問那個漂亮的簡小姐。快,快去打。」夏晴嘟著嘴。

李超仁擠弄了幾下臉頰,極度無奈地撥了電話,問了簡甯。

李超仁長嘆一聲,說:「人家說,從他們跟我接觸開始,我-就-不-能-出-國-了。」想不到,損失大了。

「什麼!那我可不可以,你再去問問?」

「可不可以不要。」李超仁求著夏晴。

但夏晴耍無賴,說:「就去問問嘛。」

「不要。」李超仁很堅持。

「老公!你不要看人家長得漂亮就……」

「是你叫我打電話的咧。」李超仁說:「不過,什麼是該做的事?」

「去倒垃圾,快去!」夏晴看著李超仁,說:「我看你今天就在家休息好了,我要去辦公室,還有一堆的會要開。」夏晴說完,嘆了一口氣。

此時,李超仁才想起剛剛還沒丟的垃圾。他是很想在家吹吹冷氣,窩在家裡睡個午覺,或者,回他的小鎮,做他的鎮長,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 

在另一地,自由民主黨的陣營,也就是李超仁未來的對手,正舉行一場演講,一場為總統大選造勢的活動。

一個人走了過來,跟吳美麗的助理梁二,通報了這個消息。

吳美麗,自由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。她出身於政治世家,對政治相當熟悉,她和自由民主黨為了這場大選,準備了很久。由於當今的執政黨,國家人民黨長期積弱不振,所有人都普遍認為,吳美麗有極大的勝算,能夠選贏這場選舉。

梁二拿了一張紙條,遞給了吳美麗。吳美麗正要上台。

她旁邊的幕僚,你一句,我一句,說:「他們怎麼找了個小伙子,你們有聽過嗎?」

「沒有。」所有人都在搖頭:「聽都沒聽過。」

另一邊有人說:「他們大概是沒人才了吧,要不然,就是棄選。」

「對對對,是棄選。」有人附和。

吳美麗手中拿著這張紙,仔細看著上面寫著關於李超仁參選的消息,而且還是逐字地看。

 

這場總統大選,已經是美麗與超仁之爭。

 

梁二和幾個幕僚,在旁邊有說有笑的,好像已經贏了選舉似的,有人甚至直接向吳美麗說「恭喜」。在眾人喧鬧的簇擁下,吳美麗只是點頭說:「是,是,謝謝,謝謝大家。」

吳美麗一邊走上台,一邊暗自說:「這老傢伙。」然後把緊握手上的紙條,悄悄地放在口袋裡,她走上台,將雙手高高舉起,台下所有人,歡聲雷動,大喊著:「美麗!美麗!美麗…」

眾人的吶喊,如潮水般襲來。但隱約中怎麼會有一絲絲的不安,而且,只有吳美麗的心裡感覺得到。

她再次舉起雙手。

「吳美麗,凍蒜!吳美麗,加油!吳美麗,凍蒜!吳美麗,吳美麗,吳美麗,凍蒜!凍蒜!凍蒜!…」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 3-1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