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人總統 3-3

1886-1.jpg

距離總統選舉投票日,只剩六個月。

之後的幾天,除了課程,李超仁還被安排與一些重要人士會面。有時候是在市區,有時候是在外地;有時更遠,開車四個小時才能到的鄉下。李超仁就這麼來來回回奔波著,說是奔波,還太小看了呢,簡直就是疲於奔命。說是會面,有時卻變成了交際應酬。李超仁不喜歡喝酒,一方面是酒量不好,一方面是他不太喜歡宴會裡吵鬧的氣氛。

在和這些人會面請益的時候,李超仁大多是聽著對方說,自己只是點點頭。有時會聊一些對方的近況,像是工作、生意、生活、孩子、家庭等等,很多的部分,都是一連串的抱怨。感覺上,這些年大家都過得不太好。

像這樣的社交場合,對像李超仁這樣的廣告人來說,至少到目前為止,還可以應付。所拜訪的對象,有農民、藝術家、金融家、企業家、舞蹈家、產業界、製造業…,有些是李超仁原本就崇仰的,有些他聽都沒聽過,也有主動來和李超仁見面的。李超仁倒是很想見一些明星、歌手、樂團,和一些藝術家,要見到他們大概也只能趁現在這個機會,但事與願違,大概這些人都不太碰政治的關係,讓他有點小失望。

 

李超仁每天早上七點以前就出門,晚上很晚才回家。唯一的好處是有車接送,他不需自己開車,所以也不覺得太累;有時候,反而覺得去一趟鄉下或外地走走,是一件幸福的事,他就背著他那超大的牛皮側背包,就當作是旅行,人生裡一段難得的時光,然後,就希望每天快快樂樂出門,平平安安回家。

在固定時間,李超仁都會收到一分行程表,裡面密密麻麻地詳細記載,並說明了每天的行程,他不用煩惱該怎麼去安排時間,或下一站該去哪裡。他發現他很久沒有用E-mail,就連手機也很少用。因為所有行程的資訊,都在那一張紙上,他有問題,就直接和簡甯當面溝通。

行程非常緊湊。過了一段時間之後,還陸續排入了學校的演講,以及剪綵、展覽開幕,參觀養老院、育幼院。有時還要去參加什麼論壇,和座談什麼的,簡甯也都會提供講稿,所以也能遊刃有餘。

 

只不過,那張寫著滿滿行程的紙,老是改來改去,這其實李超仁也能理解,因為大家都爭相搶著目睹這位總統候選人的風采,搞不好將來還真的會成為一名總統。而李超仁從那張改來改去的行程當中,可以很容易地看出誰的勢力比較大,誰比較重要。

整個拜訪行程,李超仁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「年輕人,不錯喔。」或者:「年輕人,要加油喔。」有些群眾看到他就喊:「超人,凍蒜!超人,凍蒜!」李超仁自己是覺得有一點傻。

李超仁也常常聽到簡甯在電話這頭,向電話那頭抱怨、生氣、罵人,甚至發飆,掛了電話還在罵。李超仁只能在旁邊,苦著臉,噘著嘴,裝傻陪笑,因為他實在沒法說些什麼。他覺得這個身材高挑的女子,濃眉大眼,氣質非凡,為什麼動不動就生氣?

 

但簡甯對李超仁的反應視為無物,無動於衷,這又讓李超仁覺得自己就像個商品,每天被別人推銷出去的商品。

他們從北跑到南,又從南往北走,李超仁最想做的事,就是事前上網查查要去的目的地,有什麼好吃好玩的,麵店、小吃攤、人氣餐廳、冰店,然後,他就會慫恿福伯,順道開車過去,再使個眼神,叫黑人敲敲邊鼓。簡甯通常都會說:「行程太滿,不行。」但詭計用多了,偶爾還是可以成功。

所以他、簡甯、黑人和福伯,一組四人,就這麼到處吃喝,四處玩樂。奇特的是,街上路邊還沒有多少人會認出他來,李超仁猜,大家現在比較知道「李超仁」這三個字,對他的長相和面容,還比較模糊。

 

這一天,他們來到南部的一家碗粿店,那家店的碗粿好吃的不得了。李超仁、簡甯、黑人和福伯到了店裡,就坐了下來。李超仁從他的包裡拿出隨身筷,這個包很大,李超仁稱這個包為戰包,裡面放著筆電、iPad,還有隨身保溫瓶,這樣隨時都有熱咖啡可以喝。

隨身筷是夏晴叫他帶的,是幾年前在日本買的。因為這幾天下來,外食實在太多。

李超仁拿出了筷子,以一種制式,又有條理的動作,將筷子擺在桌上,黑人睜大了眼睛,在旁看到呆住。

李超仁發現黑人在看他的筷子,就說:「你知道十個人一年所用的免洗筷,就等於砍了一顆樹嗎?」

黑人搖頭,然後東張西望,數著店裡的客人,差不多就十個人。

李超仁低聲地繼續說:「一百個人就是十棵樹,一千個人就是一百棵樹,那一萬個人呢?」

「那就是一千棵樹。」黑人突然覺得冷,雙手摩擦著手臂。李超仁點了點頭,說:「十萬個人,就是一萬棵樹。」

黑人笑了笑,說:「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」

福伯拿著手上的免洗筷,正吃著碗粿,吃得津津有味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但黑人一直摩擦手臂,給福伯看他的雞皮疙瘩,然後又給李超仁看,李超仁「噗」笑了出來,說:「你這麼黑,沒有雞皮疙瘩啦。」

幾個人打鬧著,忽然,簡甯放下吃到一半的碗粿,也放下了手上的免洗筷,看著李超仁、黑人和福伯,說:「我們是來工作的,不是來玩的。」

三人一臉錯愕。

 

僅管南北奔波,李超仁走了許多地方,見到了許多人,但他總覺得這些人相互彼此都熟悉,卻對他很陌生,像是隔了一道牆。深藏在那些笑臉的背後,又在說些什麼呢?

反倒是有一個人跟李超仁變得很熟,那就是黑人。

通常,黑人和福伯在早上七點就會出現在李超仁家的樓下,直到深夜,再送他回家。每一天,李超仁和黑人朝夕相處超過十小時。

有一次,李超仁被擠在人群裡,黑人趕忙跑來幫李超仁開道,小聲地跟李超仁說:「老大,走這邊。」李超仁一臉疑惑,看著黑人,黑人以為他沒聽見,又說了幾聲:「老大,這邊。」

 

當天晚上,車子在高速公路上急駛,每個人都累了,車子裡很安靜。黑人坐在前面副駕駛座上,眼睛直視前方,李超仁滑著手機,突然想起這件事,想著想著,不禁笑了出來。

這些天來,若是遇到了人,他們都會禮貌性地稱呼李超仁為「李先生」,和他比較熟的,或是裝熟的,就會叫「李鎮長」。有些人甚至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他。

李超仁滑完了手機,看著前方,跟黑人說:「黑人,以後你就叫我“老大”,沒關係。」

黑人疲累的精神,瞬間抖擻起來,說:「好的,老大。」

李超仁笑了笑,繼續滑手機,他「超人鎮長」的粉絲團已經好幾天沒看了,想不到粉絲數從原本的一萬多,爆增到十萬多,留言也瞬間激增,大多數的留言都是幫他加油,也有很多人留言,教他怎麼治國。

現在還有人在講治國的嗎?

 

李超仁抬起頭想,選總統的事,全世界大概都知道了,就在抬頭之際,他發現,前方有幾輛警車開道,警示燈閃爍著。李超仁想,他要開始學會習慣這閃爍的燈光,他也意識到,他已經不能回頭,他已經踏上了一條不能回頭的路,就像這車子在高速公路上,一路北駛。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 3-4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