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人總統 4-3

1886-1.jpg

之後的幾天,從早到晚,從南到北,李超仁馬不停蹄。他被帶去見著一個又一個的學者、議員、官員、產業界、農夫、工人代表,和律師、建築師、設計師、工程師、會計師、醫師、老師、廚師等等「師」字輩人物,以及藝術家、舞蹈家、金融家、教育家、銀行家等等「家」字輩的大師,還有拜訪工會、學會、協會、促進會等等「會」字級的團體,以及參觀育幼院、安養院、研究院、博物院、科學院等等叫做「院」的地方。就是沒有電影院。

李超仁和他碰上的人聊的,大部分都是客套話,他也繼續聽很多人抱怨,和對國家的建議。在所有行程中,李超仁最喜歡有小孩子的行程,雖然他也沒有特別喜歡小孩,因為很麻煩,但總比大人好。那些笑開了的小孩子的臉,讓他可以暫時拋開這個惱人的世界。

 

這一天,李超仁被安排拜訪一戶農家,孫虎的家。

入秋了,北部的天氣,微微陰冷,南部的天氣,就好太多了。

「到時候,你一定要下到田裡去幫忙割稻,好讓記者拍。」簡甯不斷提醒李超仁,而且,這些話在三天前就開始說了。

因為簡甯實在是太愛碎碎唸,再加上簡甯的「甯」太少見,李超仁和黑人私底下都叫簡甯是「簡唸唸」,叫久了,又變成「唸唸姐」。

 

車子一路往南狂奔。李超仁都數不清這是在高速公路上來來回回的第幾回了。

李超仁:「可不可以大家就站在旁邊,拍個照就好?」因為下到田裡幫忙割稻,褲子會髒,還要脫鞋,而且明眼人都知道,這種新聞都是做出來的,肉麻又做作,李超仁覺得不需要。

簡甯一聽,心口憋著一股怒氣。

早在三天前,簡甯就提醒李超仁,說這天一定要穿球鞋和比較休閒的襯衫,李超仁也照穿了,但簡甯不明白,為什麼還這麼問。

簡甯吐了一口氣,轉頭跟李超仁好聲好氣地說:「只要一下下就好,等記者拍完,你說完話,我們就走。」

 

也因為入秋,稻子該割的都割了,好不容易透過關係,找到孫虎家一塊還沒有割的幾分地,表面上是要傳達一顆關心農民的心,站在農民這一邊,並順勢說明農業政策,但最主要還是為了給記者拍一張「好看又感人」的照片。過了這時節,要有這種「好看又感人」的照片,恐怕是要等到明年春天插秧的時候,到時就太晚了。

這還是李超仁自己提議的,原本安排的只是參觀幾戶農家,但李超仁覺得沒有畫面,早知道就別這麼提議,無疑增加自己的困擾,他也很訝異安排行程的人竟然不知道稻子什麼時候割,在一度找不到農家時,還說:「啊~已經都割完了。」

坐前副駕駛座的黑人,和開車的福伯,完全沒聲音,因為場面實在尷尬,就這麼一路安靜地到了孫虎家。

 

記者早就到了,SNG車擠滿了只有兩線道的鄉間小路。孫虎家是一間傳統的三合院,旁邊蓋了一棟三層透天厝,門前廣場站滿了人,除了記者,還有夾道歡迎的官員、議員、地方人士,和看熱鬧的鄉親。

李超仁下了車,就和孫虎一家人打招呼,孫虎按照劇本,領著李超仁到他的田裡。

簡甯一直示意李超仁要下到田裡,站在一旁的一堆官員也在等著進一步指令,但李超仁就是站在小徑上,左顧右盼,和孫虎東聊西扯,聊家裡的情形,今年收成如何,和官員聊聊農業發展,農地政策,李超仁才發覺這時有官員在真好。

 

大概是記者等了不耐煩,有人遞給李超仁一把稻子,李超仁就拿了那把稻子,和孫虎一家人,以及一堆官員們一起合照。

照片終於拍完了,這下應該不用下到田裡去了。

一堆麥克風堵在李超仁面前,李超仁照著早已背好的稿子,說了一段農業政策,要提升農民收入,發展精緻農業…等等等等,還推國內的米和蔬菜真的很好吃,鼓勵國人要多吃之類的話。

所有人拍手叫好。

然後,又有記者說要補一張照片,那把稻子又回到了李超仁手上,記者們還要李超仁在拍照時,右手比個讚。

 

終於撐到活動結束,人群散去,部分記者紛紛走了,李超仁才來到孫虎家,因為他想上洗手間。上完了洗水間,李超仁在客廳的椅子上坐著,想休息一下,孫虎很熱情地泡了一壺茶,李超仁想說也就幾杯茶,喝完就離開。

除了孫虎一家人,門外聚了幾十個親戚、鄰居,幾個還不肯離去的官員、記者,幾個小孩在廣場上打鬧著玩。

簡甯坐在李超仁旁邊,始終保持一貫的公關式微笑,但心裡卻很在意剛剛的照片,擔心明天見報的狀況,都因為李超仁沒有按照原本安排,下到田裡去。

這時,一個胖嘟嘟,戴著大眼鏡的小男生,跑進客廳,突然和李超仁玩起了打架遊戲,左一拳,右一拳,打了就後退幾步。

李超仁原本不想理他,小孩就是麻煩。但小男生對李超仁又打又拉,打了一拳後,又東跑西閃。

 

孫虎的太太見狀,馬上跑來制止;黑人原本也想上前,也被李超仁阻止。

孫虎專注地泡茶,說:「是我兒子。」

小男生呵呵呵地大笑,靠了過來。李超仁一把把他抱住,問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但男孩太胖,又太過好動,抱都抱不住,抱住了,又滑溜跑了。

「你沒有說我叫“小寶”。」他媽媽替他回答。

小寶笑了笑,乖乖地被李超仁雙手抱著,李超仁想這個叫小寶的小男生,大概被自己制服了,但小寶卻突然大喊:「我要電動玩具,我要電動玩具。」說完,又扳開李超仁的手跑開了,在外面不遠的地方生氣坐著。

「我要電動玩具」、「我要電動玩具」,小寶一直喊著跑著,喊到他媽媽在後頭追,一邊追,還一邊跟李超仁說:「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」

簡甯站了起來,黑人也跑了過去,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們你追我跑。小寶媽媽繼續說:「不好意思,可能是他在學校看到別的小孩在玩iPad。」

 

李超仁坐在客廳的椅子上,喝著茶,看著外面一團亂,尷尬地笑著。心裡也在想,這孩子大概是趁有客人來的時候,才會這樣子胡鬧。這一招,他小時候也用過。

媽媽終於抓到了小寶,拉進客廳。看著小寶一臉不開心,李超仁握住小寶的手,說:「你長大後要和爸爸一樣種田嗎?」

「我不要!」小寶答得很大聲,外面看熱鬧的人都在笑。

孫虎的年紀和李超仁差不多,他面有愧色,看著小寶,搖搖頭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「那你有沒有幫爸爸種田?」李超仁又問了小寶。

小寶搖頭。

「他現在幾歲了?」李超仁抱住小寶,一邊安撫著他,一邊問著小寶的媽媽。

「他才剛上一年級。」他媽媽試著把小寶從李超仁身邊拉開。

李超仁輕聲地說:「這樣好不好,如果你考第一名,叔叔就買給你。」

小寶笑了,但他媽媽說:「這怎麼可以,怎麼可以,不好啦…」

「沒關係。」李超仁抱著小寶,笑著說:「但你要考第一名,叔叔才買給你。」

小寶「嗯」了一聲,手扭著扭著,一隻清澈的眼睛,也不知在看哪裡。

「不過,你要先陪叔叔去田裡幫爸爸工作好不好?」

「呵呵呵…」小寶笑著猛點頭,因為點得太用力,眼鏡都快掉了下來。小寶一手扶起眼鏡,但不小心,眼鏡又快掉了下來。

「你們今天會下田嗎?」李超仁問著孫虎,又看看戶外又藍又白的天空。

「原本是要去的,不過因為你們來了…」孫虎答得有點尷尬。

李超仁:「沒關係。你們原本計劃要怎麼做,就怎麼做,我沒關係。」

但簡甯立刻指著錶,跟李超仁示意,是該走了。

李超仁轉過頭,小聲地問:「這樣可以吧。」

簡甯當著大家的面,拉著李超仁的袖角,說:「什麼可以不可以,時間快來不及了。」

「沒關係啦。」李超仁說完,就站了起來。

 

幾個人浩浩蕩蕩地又回到了田裡,昨晚下了一場雨,田裡有些地方還是濕濕泥泥的。唉~,早知道就別這麼做了。

李超仁發現記者全不見了,大概是覺得留著也沒意思。他脫了鞋,捲起褲管,也幫小寶脫了鞋。這時才聽小寶的媽說,小寶從來就沒下去田裡過。

孫虎在另一邊開起了割稻機,專心地在田的另個角落割稻。李超仁和小寶的工作,就是要把割好的稻,聚在一壟。

李超仁牽著小寶下田,黑人也護衛著他們下到田裡,眼見沒事,黑人就站在一旁的水泥路上,戴著墨鏡,一臉酷樣。

李超仁跟黑人「喂~」了一聲,並指了指,黑人看看左右,也就脫了鞋,捲起褲管,下到田裡。

簡甯就在一旁,遠遠地看著。

 

李超仁牽著小寶,動作遲緩笨拙,走了幾步,前面有個淺淺的泥灘,李超仁說:「沒關係,不要怕,我小時候都是這樣踩過去的,不要怕,沒關係厚。」

但小寶很緊張,每步都走得極緩慢,跌跌拐拐的,弄得兩人的手、褲管全是泥。

當他們走過泥灘的一半時,小寶的腳,陷了進去,李超仁和黑人趕緊把小寶拉起來,小寶突然掉頭往回走,說要回去,李超仁當場傻住,但也沒辦法,只能讓黑人把他先帶回去。

黑人帶著小寶回到水泥馬路上,李超仁回頭看著遠處的孫虎,孫虎仍專心地割他的稻。李超仁想了一會,既然幫了,就幫到底。李超仁走到孫虎旁邊,黑人也回來了,他們一起把這塊田的稻給割好。

就這麼工作了兩個小時,小寶只是站在水泥地上蹲著看,簡甯拿著她的小單眼,拍完照後,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。

終於完成了,孫虎跑來跟他們道謝。

 

稻子弄得李超仁全身又髒又癢,就和黑人在一旁的水溝洗腳丫子。李超仁選了水溝旁的一塊大石子,坐了下來,用水沖著腳,再把腳晾乾,兩手拎著襪子,吹著風。黑人也這麼和他一樣,坐著晾腳。

傍晚時分,陽光斜斜地照了下來,南部的陽光真是美好。幾名警察還守在不遠的地方。

簡甯走了過來,把自己的iPad拿給李超仁看,說她拍了幾張照片,要李超仁選幾張,發給剛剛來的媒體,還要PO上臉書。

李超仁看了看照片,都是剛剛他下田時的照片,還有他和黑人一起晾腳丫子的照片。

「這怎麼能看啊?」李超仁大喊,要黑人也來評評理。

「這很好啊,帥!天下無敵第一帥。」黑人在自吹自擂。

李超仁把iPad還給簡甯,看著自己的褲腳,笑著說:「最終還是髒了。」

黑人兩手還拿著襪子,笑著說:「老大,遜掉了,那個小鬼根本就不理你。」黑人指著小寶。

李超仁也轉頭看著小寶,小寶遠遠地看著他們。

 

過不久,小寶被他媽媽牽了過來。小寶跟李超仁說:「超仁叔叔,我不要電動玩具了。」

李超仁愣了一下,好奇地問:「為什麼?」

「爸爸種田很辛苦,我不要電動玩具了,我不要電動玩具了。」就害羞地把頭埋進媽媽的身後。

「乖~」李超仁摸摸小寶的頭,說:「我跟你說,男子漢最講信用了,我們說到做到,只要你考第一名,我一定送給你。」

小寶笑了。

黑人坐在一旁,左手還拿著襪子,右手比了個讚。

李超仁笑了笑,把頭轉向另一邊,又轉了過來,黑人還在對他比讚,李超仁也只好慢慢地伸出了右手,比了個讚。

 

李超仁穿好鞋,站了起來,拍拍屁股上的灰,也真的是累了。他伸伸懶腰,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田。

簡甯站在離李超仁十公尺遠的地方,她看到陽光照在李超仁身上,李超仁的影子,拉得好長好長。

 

時間彷彿都靜止了。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 4-4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