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人總統 6-2

1886-1.jpg

幾天過去。

HNTV海灣國家電視台,李超仁超緊張的。不過,有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和觀眾跑來合照和簽名,緊張感略減了一些。

余靜是當紅炙熱的新聞節目主持人,話鋒犀利,年輕,又知性美麗。她做的節目,有深度,也很有影響力。就因為如此,今早出門前,夏晴還特別要李超仁小心點,看到漂亮的女主持人,不能存有絲毫的非分想法。

簡甯又是一連串提醒:「這很重要,你要注意,你說的每個字,你的每個動作,都會影響到選情。」

 

為了上這個節目,李超仁準備了好一陣子,每天睡不到四小時。其實,製作單位早就來敲過檔期,並非李超仁故意拖延,因為實在太忙,而且,這時上這個節目,也是大家公認的最好的時機點。

李超仁覺得余靜這個人並不簡單,也非泛泛之輩。他最怕那種不用功,又浪費別人時間的記者,還有就是太聰明的;若是遇到不作功課,又自以為是的記者,受訪簡直就是煎熬,偏偏這種記者又不少。

出自於對余靜的幾分崇敬,讓李超仁緊張,尤其,簡甯還在旁邊左一句、右一句的提醒。

 

歷經無數次受訪,很多人都會問李超仁的背景,過往的經歷,很多都是相同的問題,相同的答案,他都不知回答了多少遍。這些採訪都很無趣,李超仁也覺得自己的人生,一點有趣的地方也沒有。

雖然在鄉下長大,但李超仁從不認為自己是農家子弟,不是鄉下小孩。在他唸書的時候,就常和同學一起往都市裡跑。偏偏有很多人都想知道他有什麼樣的刻苦求學過程,或奮鬥經歷,但其實都沒有,他覺得自己從未曾刻苦奮鬥過。每個人都希望他有一個勵志的故事,但很遺憾的,這些也沒有。若硬要說的話,小學每次段考前,躺在床上看書背課本,不知算不算?

小時候平庸,功課又不突出,李超仁想,老師在每學期結束時都會在成績單上對學生進行評語,他大概是最難評的那一種,因為他總是沒什麼可以讓老師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。

而現在李超仁要選總統了,這幾個老師又出現了,以一種回憶舊時光的語調和氛圍,說他小時候怎樣怎樣,很調皮,也很聰明,功課很好。但李超仁壓根就記不起來有這些老師。

到了大學,該玩的玩,該翹課的也沒少過。KTV、夜遊、聯誼、撞球……,好在他大學時還算低調,不是什麼風雲人物,也沒做過什麼壞勾當,沒亂談戀愛,只不過在夏天的深夜,趁學校沒人,拎了一手啤酒,和幾個同學在籃球場摸黑打球。雖然低調再低調,李超仁還是很擔心他的那些同班同學會爆他的料。

 

李超仁走進了攝影棚,還有人鼓掌,這次錄影並沒有對外開放,但現場或坐或站,擠了一些觀眾,也不曉得哪裡來的。他先和余靜握了手,就坐在沙發上,雙腳併攏,裝作很輕鬆。有人跟他說了些錄影時該注意的事,他都只是點頭,旁邊的工作人員忙進忙出,訪談就開始了。

訪談的前半段很平淡,就是一般的QA。李超仁機智幽默,台風穩健,又不咬文嚼字,拐彎抹角。能夠在Ray那裡向客戶提案,在廣告界擁有一席之地,以他的口才,這些問答,不算什麼。

李超仁回答了每一個問題,簡甯事前提醒要說的,該答的,也都說了。偶爾還會逗余靜開心,逗現場觀眾大笑,該做的也都做了。

李超仁不時看著掛在他對面牆上,那個黑底紅字的電子鐘。嗯,已經過了四十分鐘,他偷偷計算著,離結束還有二十分鐘。撐過了就好了。

余靜就這麼一直微笑著問問題,但看得出來,她也是有點緊張。但李超仁卻在猜,是不是時候未到,那些該問的尖銳問題,怎麼都還沒問?他在想,余靜什麼時候才會顯露本性,一刀讓他措手不及。

 

時間慢慢地走。就在快要結束時,余靜問:「可不可以聊聊,你在當鎮長的時期,有沒有學到些什麼?」

這問題很好,李超仁都不知道被問了多少次。簡甯給的QA,他都可以倒背如流,甚至可以說幾個趣事,或者是笑話,惹得觀眾哈哈大笑,更可以加上幾段故事,讓觀眾感動流淚。

余靜繼續問:「那人家說你的從政經驗不足,尤其是你的對手,一直在攻擊這一點,你怎麼說?」

李超仁感覺到余靜的眼神變化,她側過身,看著李超仁。李超仁逐漸感受到余靜的攻勢。

 

李超仁停頓了一會兒,先看了天花板,說:「假如說,一個總統能夠擁有好的學歷,和好的經歷,那當然最好不過。但我偶爾會想,是不是做為一個總統,就真的一定要有那些好的學歷,或好的經歷,甚至說,從里長、鎮長、市長、議員、政務官,一路走上來的過程,才能成為一個好總統。這真的需要嗎?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人?」

李超仁露出笑容,看著余靜。

但余靜面不改色,接著問:「那來聊聊他們是怎麼找上你的?」她問的是,嚴正是怎麼找上李超仁。

李超仁簡單地描述當時過程。

余靜聽了,一臉訝異,問:「就這麼簡單?」

「嗯嗯。」李超仁點了點頭,還面露無辜。

 

很多人都很好奇這個過程。他們都很希望聽到像是「麻雀變鳳凰」,或「獅子王」般的劇情,一個社會底層的女人,一個落魄王子,忽然成為眾人焦點,卻歷經了困苦磨難,然後有朝一日,登上頂巔,復仇成功。

但事實並非如此。每當人們聽李超仁講完,都有很大的落差,那些人都在期待一個轟轟烈烈的起承轉合,但說真的,過程就是這麼簡單,就是「在某一天早晨,有一人跑來找我,那天我早餐都還沒吃…然後,我就去了一個地方,那個人跟我說,要我選總統…」

這一點也不精彩,很多人都懷疑李超仁是不是在說謊。

 

李超仁看到余靜若有所失,補充了一句:「我想,這也是一種機緣。」

余靜兩眼一睜,說:「哦~,機緣?這是一種很玄的說法,那你有沒有想過,嚴先生為什麼會找上你?」

總不能說是「趕鴨子上架」吧,雖然李超仁覺得就是這樣。

他仔細地想了想,說:「我也曾經想過這個問題,但我從來沒有問過他,要不然,你去問,這個問題,我也很好奇。不過,我想他應該是有他的想法。」

被別人採訪時,把問題丟回給那一個人,是一個不錯的方法。

但余靜不為所動,她繼續問:「那你有沒有一點被趕鴨子上架的感覺?」

怎麼這麼準?

此時要是說「有」,或是「沒有」都不對。說「沒有」是騙人,說「有」不就沒有人投票給我了嗎?李超仁皺著眉,看著天花板,認真地想著。

 

發呆了幾秒之後,李超仁很認真地回答:「是有那麼一點,但我不想用這句話來形容。」

「喔,為什麼?那要用什麼形容…」余靜問。

「因為我不是鴨子。」李超仁不自覺地笑了,余靜笑了,現場也笑成一片。

余靜笑完,又板起臉來,問:「有人說,你是別人的一顆棋子,這你怎麼看?那你覺得你當選了之後,會不會也是一個傀儡?」

這提問如刀如刃,萬般犀利,毫不掩飾。

 

現場人越來越多,包括電視台的高層。李超仁環顧四周,一轉頭就看到了簡甯。簡甯在生氣,李超仁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氣,還是余靜的氣。

李超仁笑了笑,說:「我不覺得我是個傀儡。假如我真的是個傀儡,我背後的那個人,所做的事都是對的,對國家有利,是正確的,那我想,我做的這個傀儡,也是很值得。假如說,你們想的那個人就是嚴正,以我對他的了解,我相信他做的事都會是對的。」

講到這,李超仁停了幾秒,接下去說:「當然,我也會有我自己想要做的事。再假如說,我做了三分之一,他做了其它的三分之一…,不,以他的能力,應該是其它的四分之三,那我們就可以一起完成所有對的事,大家就可以把事情做好。」

現場突然起了騷動。余靜轉頭問工作人員:「怎麼了?」

某個工作人員走到她旁邊,在她耳邊小聲地說。

「喔…」余靜比了比手勢,笑著跟李超仁說:「他們是說1/3,加3/4等於13/12。」

現場所有人都笑了。

 

李超仁數學不好,他雙手一攤,說:「那好吧,就多了1/12。」不過,他馬上變得一本正經,接著說:「嚴先生有很多的從政經驗,我很多事不懂,能被一個有豐富經驗的人帶領著,我也覺得很合理,很慶幸。」

余靜:「你剛剛講到你想做的事,是什麼事?有沒有比較具體的說法?」

「欵…」李超仁:「說真的,我還沒有想清楚。」

「啊?」余靜又驚訝地張大了嘴巴。

但李超仁泰然自若,說:「這不用太驚訝,我是真的還沒有想清楚。也許大家有什麼問題,或者是建議,可以上我的臉書來告訴我,我要怎麼做?我該怎麼做?這樣可以吧?」這最後一句是在問簡甯,攝影機鏡頭也轉向簡甯,簡甯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,只好點點頭。

余靜朝李超仁說的方向看去,看到了簡甯,問:「這是你的幕僚…」

「簡小姐。」李超仁說。

余靜:「OK,簡小姐。那我們待回會key上字幕,你的臉書是…」

李超仁:「google李超仁三個字就可以找得到。」他現在有三個臉書帳號,一個是之前的「超人鎮長」,現在還在用;另一個是簡甯他們新設的,叫「李超仁」,另一個是自己私人的,目前的名字是「Allen lee」。

「對,還有網站。」李超仁提了他的網站。

 

在一陣慌亂之中,所有人都忘了原本的問題是什麼?還是李超仁把它拉了回來,說:「你想想看,假如你突然要去選總統,你會怎麼做?我這陣子一直在想,去揣摩,“總統”究竟是要做些什麼?怎麼做?後來,我真的覺得,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因為有太多的事要去處理,太多的人要去溝通,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想清楚的,這是一個極龐大的工程。所以,我還在想…」

「所以…你覺得做總統很難嗎?」余靜疑惑地看著李超仁。

李超仁:「可能很難,可能也不會太難。不過我想,當總統是很辛苦的。」

余靜再問:「那你覺得辛苦,是什麼讓你繼續走下去?」

「理念。我想是理念。」好通俗的答案,李超仁自己都想笑。不過他問:「那我可不可以問妳,作為一個媒體,你的理念是什麼?」

余靜被突如其來的一問,雙手一攤,尷尬地笑了,說:「問我?這不是應該我問你才對。」

李超仁點了點頭,說:「是啊,我問妳。」

 

余靜屏住氣,想了想,一字一句地說:「發掘更多的真相,報導良善的一面,讓國家更進步,讓社會更和諧。」

「對對對對對…」李超仁很興奮,說:「沒錯,就是這樣,我也覺得進步很重要。」然後,又等了一會兒,說:「其實,我也沒什麼偉大志向,只是希望每天好的事情,能夠比不好的事情多一點,我覺得這樣就夠了。」

余靜又疑惑地看著李超仁。

李超仁解釋:「也許,昨天好的事情,和不好的事情,一半一半。今天,好的事情變成是百分之六十,不好的事情是百分之四十,到了明天,好的事情有百分之七十,不好的事情只有百分之三十。假如能這樣,我就覺得很好了。」

余靜懂了,面露微笑,現在的她,不像剛剛那樣犀利,反而和緩溫柔。

「你有沒有發現,現在每天不好的事情,好像比好的事情還要多?」李超仁皺著眉問,就像朋友之間平時的問答一樣。

余靜點了點頭。

 

工作人員提醒,已經快沒時間了,余靜只能再問一個問題。她問:「你現在民調不高,你怎麼看這一件事?」

其實這個問題,對李超仁而言,一點也不尷尬。他笑著回答:「還在努力中,我們一直都很努力。其它的,就交給“市場”來決定。」話說完,李超仁轉頭往簡甯的方向,看了一眼。

「市場?」余靜又疑惑了。

李超仁:「我之前做的是廣告,廣告裡最重要的東西就是產品。我把我和我的團隊,當作是一個產品,裡面包括我們大家提出來的理念、制度、政策,甚至就是我這個人,當然不只是我,還有我的團隊。整個選舉的過程,就是一種promote,我們透過各種方式,去包裝這個產品,行銷這個產品,讓大家知道它,了解它,喜歡它。假如大家覺得這個產品還不錯,就會投票給我,那假如覺得這個產品不夠好,那我們就要再努力。」

余靜聽了,笑了笑,說:「所以你來上這個節目?」

「沒錯。嚴先生為什麼會選擇我,我想大概是我這個產品還不錯吧。」

兩個人都笑了。

 

呼~,李超仁鬆了一口氣。

大概是習慣了李超仁,余靜看來輕鬆不少,笑容也變得自然。她和李超仁握了手,說了聲謝謝,錄影就結束了。

簡甯走了過來,簡甯就像是一座快要噴發的火山,但李超仁沒管這麼多,他靠在簡甯的耳邊,小聲地說:「好在只有一個小時。」事實上,時間已經超出三十分鐘。

余靜也走了過來,大概是要打招呼什麼的。李超仁立即轉身,笑咪咪地看著余靜,余靜說:「這實在太精彩了。」還拍手。

「我也聊得很開心,只是比較可惜,時間只有一個小時,你們會剪掉一些吧?」李超仁說。

余靜:「我剛和製作人討論過了,我們希望能把節目的時間再加長一點,這會再和節目部爭取看看,若有消息,會再告訴你們。」

「謝謝。」李超仁秀出他的招牌笑容,又問:「那你會投我一票嗎?」

簡甯站在旁邊,滿臉的尷尬。

余靜也笑著回答:「你是說你這個產品嗎?那當然會的啦。」

 

因為還有下一個行程,李超仁馬上就被人帶開,但走沒幾步路,李超仁又走回去找余靜,大家都嚇了一跳。他跟余靜說:「對了,別忘了理念的事。」

余靜微笑,說:「你…真的很特別,這個我會記得的。」

李超仁:「Good!

余靜:「但我身為一個媒體人,也會好好地看著你的。」

Ok, Bye~」

 

在李超仁走後,余靜身旁的一位製作人,問余靜,說:「這個人,唉…」

余靜直直看著那位製作人。製作人懷疑地問:「你真的會把票投給他?」

余靜笑了笑,說:「為什麼不?至少他是我目前為止,所有遇到的總統候選人裡,最帥的一個。」

「現在選誰不都還是都一樣。」製作人說。

余靜笑了笑。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 6-3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