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人總統 7-4

1886-1.jpg

黑人急忙追上了李超仁,就遇到了DavidJohn和跳跳,聽說是Ray要來的邀請函。

David先開口,他捶著李超仁,說:「酷哦!」

跳跳一聽,馬上推了David一把,說:「這有什麼好酷的你?」

「啊就上電視很酷啊。」David趕忙解釋,一臉無辜。

李超仁只是笑笑,他知道David也是無心。David人就是這樣,好事會被他說成壞事,壞事會被他搞成無法解釋。

 

幾個人就走電視台的特殊通道,來到地下室。李超仁準備離開,大家也沒什麼話想說,像現在這樣,誰還敢多說些什麼。

「好啦,那我們就先走了,拜~」跳跳一邊說,一邊笑,還一邊跳。

「加油!」John還是一樣的斯文:「我們都支持你。」

「支持你,一定支持你。」David接著說。

「謝謝。」李超仁抿著嘴笑著。

恰巧,吳美麗和她的大隊人馬也搭了電梯下來,陣仗不小,約有二、三十人,伴隨著歡呼與喧鬧,擺明了一種勝利的姿態。一群人走到李超仁的面前,吳美麗看著李超仁,李超仁笑著點頭致意。

「什麼Superman,什麼SP,輸輸去還比較實在,就趕快回你的火星去吧。」站在吳美麗旁邊的梁二,大聲嚷嚷叫囂,後頭還有人大笑。

「要不然,回去演你的超人電影好了。」梁二不停地說,也不管身旁的人怎麼阻止。

「碰!」一眨眼,David一個劍步,跑了上去,揍了梁二一拳,兩人互相拉扯,連跳跳、John和黑人都沒辦法攔住David。又一眨眼,兩人扭打一團,全部的人都上前阻止,也包括電視台的人,只見David一直喊:「你說什麼?你給我說清楚。」梁二更不甘示弱:「輸輸去,是怎樣。你是要怎樣,來啊,來啊,你們這些輸家。」

但李超仁動都沒動,只是站在原地,看著吳美麗,吳美麗也在看著他。

 

過沒多久,吳美麗對梁二喊著:「好了,不要再動手了。」梁二和David才被拉開。

吳美麗向李超仁點頭致意,旋即上了車,留下其它人極不屑地碎碎念,說李超仁輸了還打人。

跳跳一副愧疚的模樣,說辯論都辯成這樣了,還帶David跑來惹事,一直說抱歉,硬拉著David走,David餘氣未消,一直想跟李超仁解釋,直到福伯把車開來,李超仁才上了車。

 

回家路上,車窗外,細細的雨絲漫無目的地飛舞著。這個冬天怎麼還不快過去?車子開在壅塞的馬路上,坐前副駕駛座的黑人終於說話了,想來是悶了很久。

「老大,你今天遜掉了。」黑人的話,打破了冷寂:「雖然遜,不過你那一句“我要說的是”實在是太好笑,真得太酷了。」

這哪裡酷啊?李超仁皺著眉聽黑人說。

「有沒有?有沒有?是不是很好笑。」黑人拉著福伯,要福伯附和他,但福伯根本不在現場,只好尷尬地笑了笑,說:「我回去看電視,回去看電視。」

「喂,老大。」黑人突然變得很正經,說:「雖然是有點遜,但我還滿喜歡的。」他比了大姆指,說:「不過,我還是想說,我要說的是,我要說的是…」

李超仁直直盯著黑人,還咬牙切齒。

黑人轉過頭解釋:「我想說的是…唉,怎麼被傳染了。我想說的是,就是我覺得少了點氣勢。」

「氣勢?」李超仁問。

黑人點點頭,說:「對,就是氣勢。就像NBA明星,出場時就要有氣勢。像你第一次面對記者的時候,就直直走出去,再直直走回來,什麼都不用說,氣勢實在是太強大了。」黑人邊讚嘆,邊搖頭。

「氣勢啊~」李超仁看向窗外,自言自語地說著。他回想今天,辯論會前和辯論會後,還真的有很多人跟他握手,和他說這說那的,讓他不能專心。

 

回到家,李超仁看到夏晴正在下廚,準備晚餐。哇~,奇觀都在今天出現了,雖然只是火鍋,就是把菜洗好,把所有料全丟進湯裡的一種料理。

李超仁看著滿桌的火鍋料,眉頭一皺,夏晴什麼時候去了超市?

就在幾天前,夏晴就曾預告,說今天錄影結束後要快點回家,她要在這個特別的日子,為李超仁準備晚餐。夏晴平時是不下廚的。

一如往常,一家三口一起吃飯,沒什麼變,只是從平時坐在電視機前的電視餐,改成坐在餐桌上的正餐,此時,李超仁才發覺,有好一陣子沒有三個人一起吃飯。但在餐桌上,夏晴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辯論的事。

 

吃完飯後,休息了一下,好不容易哄了黏黏去睡,李超仁才和夏晴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果不其然,新聞和政論節目全在講辯論的事,這有什麼好說的。這一台在說,轉到另一台也在說,就連平時夏晴愛看的談挖墳墓,談外星人的節目也在講。

夏晴看了看,覺得無聊,就轉到了一個狗班長訓練小壞狗的節目。

「好討厭哦,都在講這個。」夏晴轉了台,卻還在抱怨。

李超仁轉頭,疑惑地看著夏晴。

夏晴看到李超仁正在看著她,說:「怎麼?這些下午我都看過了,有什麼好看的。」

李超仁繼續看著夏晴,眉頭鎖得更緊。

「很好呀,表現得很好,選得上的。」夏晴說完,繼續看著電視,節目裡一隻黑狗正被狗班長「去、去、去」地進行訓練。

但李超仁卻有很大的疑問。

夏晴看到李超仁還在看著她,就很自然地說:「這才是你啊,傻瓜。假如你正經危坐地在那邊說了一些大道理,那就不是你了。這才叫“真誠”,笨蛋。」

夏晴又繼續看電視,還一邊看,一邊笑。

李超仁小心翼翼地問:「你說我選的上,何以見得?」這問法很文言,可見有多小心認真。

夏晴不驚不擾,氣定神閑,拿起桌上的卡滋卡滋,吃了起來,以一種好像事情不太嚴重的口吻,說:「我問了我辦公室的同事,他們十個裡面有八個會投給你。」

「喔。」李超仁應了一聲,原來如此。

夏晴一邊吃,一邊分析:「不過,女人還是有可能會投票給女人。」

夏晴的公司,十個員工裡應該有七個半是女人吧?李超仁張大了眼睛,聽著夏晴講。

「嗯,你再想想看…」夏晴突然變得很認真,解釋說:「假如,選民一半男生,一半女生,女生裡面又分為二十歲到四十歲的,四十歲到六十歲的。如果以你的姿色,能夠在二十歲到四十歲的女性之間,拿了百分之八十的選票,其它的只要拿百分之五十,你就贏了。」

夏晴點著頭,覺得自己分析得非常有道理。

「這麼簡單?」李超仁問。

夏晴:「你要知道,天底下有哪一個老婆會讓自己的老公在外拋頭露面;讓別的女人對自己老公品頭論足,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。」

李超仁尷尬地笑著。

夏晴:「而且…」

「而且?」

「而且,我覺得總統要做四年,太久了,最好是兩年。」夏晴又在研究了:「若兩年不行,那就三年。假如做得好的話,再連任。四年真的太長了。」

李超仁很訝異地看著夏晴。

「換個人,換一種風格,其實也沒什麼不好,現在都什麼時代了…」夏晴好像欲罷不能,繼續說:「每個人都說換了個人,怕工作沒辦法銜接,怎麼可能沒辦法銜接,哪有可能蓋一條捷運,鋪一條馬路,因為換了個人就不繼續蓋了呢。你說是不是?」

李超仁故作很同意的樣子,點了點頭。

「不過就是個工作,一個Job,一個Position,幹嘛把它看得這麼重,看得越重,問題越多。」夏晴滔滔不絕,李超仁從沒見過夏晴對政治這麼認真過。

夏晴:「其實我也覺得,每個人都可以選,你可以選,我也可以選。」

李超仁皺著眉,看著夏晴。

「你很懷疑哦。」夏晴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李超仁,說:「我只要在臉書上po個文,在Youtube上放個影片,搞不好還真得選得上呢。誰像你們,臉書和Youtube做得一蹋糊塗,而且,我還不用造勢,造勢累人又花錢,也很浪費,不過…」

「不過什麼?」李超仁問。

「你要記住一件事。」夏晴說。

「什麼事?」

「你選上之後,是老婆比較大?還是總統比較大?」夏晴嘟起了嘴問。

「當然是老婆比較大。」李超仁鬆了一口氣笑了,他還以為是什麼事,夏晴說了這麼多,擔心的原來是這個。

「那就好。」夏晴聽了,滿意地點了點頭,說:「不過啊,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選,是厲害的人才可以選,所以啦,我老公很厲害,而且,你一定可以選得上。」

李超仁尷尬地笑著,看著夏晴。

夏晴:「去去去,去洗碗。」

李超仁還是看著夏晴。

「看什麼看,全家就你一個男生,你不洗,那誰洗?」夏晴說完,站了起來:「我去看看黏黏睡了沒,還有啊,選不上就不要回來,知道嗎?」

「好…」

呼~,累了一天的李超仁,乖乖洗碗去了。他已經兩天沒好好睡個覺了。

 

簡甯幾乎也是兩天沒睡。她離開了電視台,隨即回到辦公室,辦公室裡的氣氛非常糟,簡甯還沒進到辦公室,就聽到胡一飛一連串開炮:「什麼超人總統,簡直就是丟人總統,黨從來沒這麼丟人過,你看我們還選不選,怎麼選?副座,你說說看,這該怎麼辦?就算當時我們找不到人,好,現在來看,隨便一個路人也比他強,就算輸了選舉,也不用賠上整個黨。」

嚴正一臉嚴肅。他看到簡甯進來,先問了昨天夜裡發生了什麼事。然後,胡一飛繼續說:「你看看他的表現,我們只剩一個月,只會更糟,不會更好了。」旁邊有人也跟著起哄:「現在外面的人都在傳,我們贏不了了…」

胡一飛洩了氣似的,跌坐椅子上,說:「我早就說了嘛,他根本不行。」

「外面的人?」嚴正看著大家,然後問簡甯:「簡甯,妳覺得呢?」

每個人都看著簡甯。

簡甯深深地吐了一口氣,說:「現在也不能換人,只好再試試。」

「再試試?」胡一飛快氣炸了,每個人你一句,我一句,又吵了起來。

嚴正渾厚低沉地「嗯」了一聲,大家才安靜下來。嚴正又問簡甯:「那他有沒有說什麼?」

簡甯搖搖頭,說:「他沒有說什麼,只不過…」

嚴正:「不過什麼?」

「只不過…」簡甯一邊想,一邊說:「他曾經問,為什麼要找他來選總統?」

 

有一天,李超仁跟簡甯聊到了廣告:「你知道,我們做廣告的目的就只有一個。」

簡甯以為李超仁又在鬧了,所以並沒有回答。

李超仁笑著說:「當然啦,目的有很多,但追根究底,就是“賣”,把產品賣出去。」

簡甯擠著眉,看著李超仁。

李超仁:「不只是要賣,而且還要“大賣”。」

「嘖。」簡甯把頭撇向一邊。這誰不知道啊?

但李超仁繼續說:「我就很好奇…為什麼要找我來選總統,目的是什麼?」

簡甯看著李超仁。

「不就是要贏這場選舉嗎?」李超仁有點不解,搖搖頭說:「不懂。」

 

嚴正看著簡甯。

「他說…」簡甯想了想,說:「找他來的目的,不就是為了要贏。」

「哼呵」嚴正笑了兩聲,自言自語地說:「不就是為了要贏。」然後看著大家,就轉身離開,留下其它人站在原地,望著他離去的背影。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 8-1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 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