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人總統 8-2

1886-1.jpg

Ray走了進來,還看了李超仁一眼,要笑不笑的。李超仁最討厭看到Ray這種故作神秘的表情,每一次看到都很想掐Ray。但現在不行。

不過,當其它人都還陷入困惑之中,李超仁卻有這麼一點點的竊喜。因為,真正懂包裝的人出現了。

Ray後頭跟著JohnDavid和跳跳。Ray這匹蟄伏已久的老馬,進場的氣勢果然非同凡響。不過,待回兒可要好好地問問,這到底怎麼回事。

李超仁也瞄到了胡一飛,胡一飛一臉的怒氣,快衝上了天。

 

嚴正看了李超仁一眼,就向全場所有人說明:「我們已經沒時間了,我想請他們來,就用你的方式。」嚴正看著李超仁。

話是說得簡潔有力,但胡一飛馬上氣呼呼地質問:「你怎麼可以找一個打人的人進來?」

李超仁聽了又抿嘴一笑,這究竟是哪招?嚴正還真高深莫測。

David倒是沒什麼,一屁股就同大家坐了下來。不過,精神是不太好。

嚴正轉頭看著Ray,說:「我對現在的情勢十分憂心,需要你們的協助。」

需要Ray他們的協助?之前,嚴正也曾問過李超仁是否需要協助,莫非指的就是這個?

簡甯就坐在旁邊,完全沒有驚訝的表情,莫非,她也知道這件事?

當所有人都把焦點放在Ray的身上,Ray笑著說:「是,先不要說協助,你們都是政界的資深前輩,我們只是盡一點綿薄之力。我們就是看準Allen會選上,才來幫忙的。沒把握的事,我們是不做的。」

Ray說得輕鬆,也很狂妄。廣告人就是廣告人。

胡一飛把椅子往後一推,當著所有人的面翹起二郎腿,「嘖」了一聲,滿不在乎地說:「怎麼?你們是幫手,還是打手?」

 

Ray先輕聲請工作人員把幾塊白板拿來,白板還真的是創意人的好朋友啊。但工作人員一臉疑惑,問:「什麼白板?」這裡沒有白板,Ray看了一眼李超仁,工作人員只好立刻去找,從隔壁的隔壁的辦公室搬來兩塊。

然後,Ray開始在白板上畫圖,說得煞有其事。他把他所認識的李超仁給講了一遍,作為開場,再做情勢分析,提到人民需求,Ray把這個會議當作廣告提案,完完全全就是一種提案的方式。

李超仁皺著眉,起先不好意思,後來假裝仔細聆聽,把笑藏在心裡,再偷偷地看別人的反應。胡一飛原先還是一副不屑的樣子,後來咬著筆,一直看著Ray,簡甯則用功地抄起了筆記。

Ray很會吹噓,講得天花亂墜,移形換位,天馬行空,又畫蛇添足,變幻莫測,就是超厲害的廣告人的這一套,簡直可以出書了。但他的這一套,可不是說出手,就出手的。

Ray說完時,白板上已出現了滿滿的字,還畫了好幾個圈圈。「噗~」李超仁差一點笑出來。

 

「不過,我們還缺少一個主軸,可以的話,請你們給我一句話。」Ray說。

胡一飛:「聽你這麼說,怎麼認定我們就會勝選?」

所有人都看著RayRay回答說:「憑感覺。」

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「這種事怎麼可以憑感覺?」胡一飛問。

「策略長,您是要…」Ray說到一半,就看著David,說:「David,你要不要分析一下。」

David突然被叫到,有點不知所措。跳跳原本在看自己的電腦,不知道在忙什麼,一聽到Ray叫了David,忍不住笑了出來,想遮也遮不住。

剛剛會議中一位報告民調,因為報告得不怎麼樣就被中途打斷的工作人員,慌張地被叫去打開剛剛報告的檔案。

「欵…不是…這個…」David口吃了:「這個…是這樣子的…我……」

跳跳笑翻了,跟David說:「好了啦你。」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。

「我們手邊拿到的資料並不多。」Ray說。

李超仁一驚,眉頭抖了一下。原來,他們已經先拿到了資料。

 

全場二十幾個人都看著DavidDavid只好繼續:「我是這樣子看的…」他指著前面台上,工作人員剛剛打開的圖表,說:「我只是覺得很奇怪,在南部對方的支持率接近百分之七十,而我們卻不到百分之二十,這怎麼可能?不太可能差這麼多。」

「哼哼」,胡一飛忍不住笑了一聲,說:「這是正常的,一向不都是這樣,再加上你們又不常跑南部,所以才會變成這樣。」

「對啊,叫你們跑南部,你們也不去…」,「這不都是因為這樣…」有人跟著起哄。

David一邊思考,一邊念著:「不過,應該也不會差這麼多…,我說的不一定準喔,但……這問題到底出在哪裡?」

胡一飛:「擺明了就是你們不重視南部的結果。」的確,南部的許多行程,都被李超仁取消了,很多人因此而抱怨。

胡一飛想要繼續說下去,但David突然「啊」了一聲,說:「你們民調用的是家用電話?」

某位工作人員回答:「大概是這樣的。」

「大概唷?那我大概也知道了。」David想了想,看似胸有成竹,說:「你們看,因為南部人年紀都比較大,老人家怎麼會支持超仁哥呢……」

講到這,每個人都望向了李超仁。David覺得自己講錯話,馬上解釋:「不是啦,我不是這個意思,不要誤會。我的意思是說,年長者都比較有他們的想法,他們比較固執,比較不會接受新的東西。難怪南部的支持率會比較低…」

「那是當然的。」很多人齊聲反駁,有人更生氣了,吐槽說:「這我們都知道啊。」

「不是啦,我是說,我們可以從中了解其中的狀況,該怎麼去處理,去改善這種情形。」David急忙解釋,但越解釋越糟。

李超仁舉起了手,說:「David,講重點。」

David身體怔了一下,吐了一口氣,鎮定地說:「是這樣的,我可以問一下,南部究竟有多少的外移人口?」

有人回答:「大概是二十…或三十萬吧。」

David:「究竟是二十,還是三十?」David的表情不一樣了。他雙手一揮,看著李超仁,冷笑了兩聲,說:「你看看,多少都不知道。」

李超仁尷尬地笑了笑,點點頭。

胡一飛想要說話,但此時嚴正的臉像是海邊經過海水千年百年侵蝕的石頭,緊緊地皺著。他生氣地吼著:「到底是多少?」

胡一飛才趕緊叫人去查。

 

過了一會兒,有人回報:「可以估算的數字,大概是…五十到六十萬人之間。」

「謝謝。那我算算…」David撥了撥,算一算,說:「算下來,年輕人的支持度是……」年輕人還是比較支持李超仁的,因為南部大多數的年輕人都外移了,但他們不一定會接到民調的電話。

「若是說,這些年輕人都回去投票的話,以現在的情勢來看,應該是可以再贏個八到十萬票。但是…這也不一定啦,不一定準,這還要再精算一下。」David又沒信心了,因為每個人都盯著他看。

「這當然,這我們早就知道了,我們也知道要鼓勵年輕人回去投票…」胡一飛笑著說,但又被嚴正打斷。嚴正問:「所以…你們認為我們可以打敗對手?」

David笑著說:「不是打敗對手,是贏得選舉。」

所有人都很茫然,搞不懂David在說什麼。

從頭到尾都沒發言的John終於開口,他弄了弄眼鏡,說:「我們通常會說打贏他,而不說打敗他。」然後看著李超仁說:「這都是他教的。」

怎麼說到這個了,李超仁尷尬地笑著說:「怎麼樣都可以,沒關係。」

嚴正看著李超仁,問:「那你有什麼建議?」

李超仁:「我想,若可以的話,我們重新訂一個主題。」

嚴正:「那好,就聽你的。」

胡一飛:「怎麼又來了?」他和嚴正幾乎是異口同聲。

 

嚴正說完,就起身離開,他還有另一個行程。嚴正站了起來,往門口走了幾步,李超仁就向全場人說:「我們現在來想一個主題…」

嚴正的腳還沒踏出門,又走了回來,拉起椅子,坐了下來。

李超仁看了看嚴正,繼續說:「好,我們來想一想,大家一起想會比較快。」

現場的氣氛突然開始熱絡,而胡一飛還在生氣。

「那就由我來做主席。」Ray站了起來,開口說:「先說好了,不要再提什麼開創,永續之類的話,“夢”最好也不要,這種東西太虛無縹緲了,都是拿來騙年輕人的,我們不愛。但也不要提什麼踏實,穩健之類的,這種東西太死板了,只有你們才會想得出來。」

有人笑了。

Ray:「你們看,super這個人一點也不穩健,好嗎?好,那我先提,就“新世代”,或“跨世紀”怎麼樣?」

李超仁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來。這不死板嗎?“新世代”和“跨世紀”的差別是在哪裡?和穩健、踏實相比,究竟是好在哪裡?完全看不出來。

跳跳一臉疑惑,取笑說:「這好熟喔,好像是哪位歌手的專輯。」

Ray:「有嗎?」

跳跳:「明明就有好不好。」

Ray說話是很行,但創意方面,實在就不怎麼樣。

「牽手向前行。」有位大姐說話了,這位大姐叫倪玫君,是廣告文宣的主要負責人,李超仁答應選總統的時候就在了。

「這個很土欵,不要再向前行了好不?」跳跳一聽就覺得受不了,一副很嫌棄的樣子。

「對啊,現在都什麼時代了。」David再補一句。

Ray:「那…假如是hand by hand呢?」

「還可以。」李超仁在白板上寫下來。

Change。」這回換David

跳跳一邊打電腦,一邊很鄙棄地說:「這個歐巴馬用過啦。」

而且,木村拓栽也演過。

David解釋說:「這我知道,這個我知道,我還知道他也用過forward,我只是想說,大家都喜歡“改變”的這個概念,我在想是不是可以衍生出什麼方向。」David話越說越小聲。

嚴正坐在椅子上,低沈地說:「每個人都想要改變,尤其想要改變政府。」

李超仁接下去說:「卻沒有想到要先改變自己。」

現場瞬間急凍,所有人都看著嚴正和李超仁。

簡甯打破了寧靜,說:「beyond,或是ahead呢?」

胡一飛又冷笑了兩聲,說:「我還follow咧。」

幾個人轉過頭來,說:「好像不錯喔。」還紛紛點頭。

李超仁:「超越是很好,不過beyond就不太清楚,ahead我不太喜歡,follow好像很熟。」

跳跳:「是是是,是twitter在用的。」

「要不然用Next?」David說。

David旁邊的跳跳一臉不耐煩,不留情面地吐槽:「那不就是說下次再來好了。」

John:「那more呢?」John果然是個標準的蘋果迷,而且,好像每個人都很喜歡。

但李超仁問:「more什麼?」

 

就這樣,所有人想了一個多小時,也討論了一個多小時,Ray都躲到走廊上去打電話,滑手機。跳跳和John依舊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打電腦,胡一飛偶爾離開,只有David比較投入。嚴正則是從頭到尾坐著,一句話也沒說。

「還有沒有?」李超仁看著白板上滿滿的字,問著所有人。但看起來大家都累了。

New Era呢?」David說。

李超仁:「還是新世代?」

John:「而且還是美國的牌子。」

面對一堆的吐槽,David仍沒有放棄:「那New Age怎麼樣?」

全部人大概也只剩他們幾人還有戰力。

「還有沒有?」李超仁背對著大家,在白板上胡亂塗鴉。

簡甯:「那Up?」

李超仁回過頭,問:「Up?」

簡甯:「就是Cheer upUp。」

李超仁低著頭想,但David先說了:「感覺上好像啊普,啊普。」

但沒有人聽懂。John解釋:「就是有影射什麼的…」還在胸前比了比。

跳跳:「你們好邪惡哦。」

所有人都轉頭看著簡甯,因為全場只有簡甯一個漂亮年輕女生。簡甯皺著眉,臉色不太好地問:「看什麼看?」

唉呦,李超仁笑了笑,看來還是來做正事,但現在又陷入僵局,退回原地,把所有人一直困在這裡也不是辦法。

「那就用New好了。」嚴正終於開口了。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 8-3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 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