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人總統 9-3

1886-1.jpg

李超仁是瞇著眼睛回家的。

他一進門,就坐在沙發上休息,電視裡全是總統大選的新聞,新聞還提到了兩邊的民調支持率,各是35%。經由Ray這麼一搞,他的支持率還真的上升不少,搞得對手每天緊張兮兮。

但新聞上又說,至今鹿死誰手,尚無定論。電視上還有命裡和星座的預測,說得煞有其事,很多星座專家都預測說李超仁會當選,這些星座專家不曉得是被哪一邊買通,若真準的話,他很想讓他們算算自己有沒有樂透運。

李超仁好累,眼睛一直盯著電視看。星期天的辯論會是最後一仗,只要謹慎小心,過了,也就沒事。唉~只要再撐這一次就好。

這場辯論,吳美麗應該是志在必得吧!李超仁想起第一次辯論,真是個慘劇。雖然誤打誤撞拉抬了自己的民調,但心裡還是有疙瘩,還有人把他的辯論剪成KUSO影片。影片中的一段,不斷看到他在台上蹲下去,撿著那幾張紙,還有他和吳美麗一來一往,不斷跳針地說:「你想說的是…」

這支影片有超過一百二十萬次的超高點擊,夏晴都點了好幾次,還邊看邊笑。

 

夏晴洗好澡,跑來坐在李超仁身邊,說:「老公。」手上拿著大毛巾,擦著頭髮。身為女生還真是辛苦。

不過,李超仁眼睛張得大大的,疑惑地看著夏晴,夏晴會這麼喊他,必有其原因。

夏晴笑嘻嘻地問:「老公,我們來養一隻狗好不好?」

啊?來了,果然來了。

李超仁想著「動物趴」當時,夏晴和黏黏一直跟小柴犬玩,從早上十點,玩到太陽快下山,都不太理他。夏晴抱著小柴犬與人聊天,小柴犬還舔著夏晴漂亮白晢,簡直就可以拍廣告的臉龐。真想把那隻小柴犬給拉開。

也不能說夏晴潔癖,但就是一個對住家、環境、外表極其要求的女人,看到一根頭髮,一丁點花生屑都會馬上撿起的女人,怎麼可能養狗?李超仁想不透。

見李超仁沒回答,夏晴就說:「你選上之後啊,我們不是就要住在官邸,那官邸是不是就會有庭院…」還說得小心翼翼。

李超仁苦笑,說:「剛剛電視上還說,誰贏誰輸還不曉得,萬一…」

夏晴:「傻蛋,不會有萬一,也不會有意外。」夏晴站了起來,說:「所以,選上就可以養囉?」又率性轉身,走回了房間。

原來,選上是為了養狗。李超仁搖搖頭,繼續看無聊的新聞。

 

要安排這場「兩兆圓餐會」,真是煞費苦心。

大概是這些大企業老闆都太忙了,時間太難喬定。餐會大約在去年年底,四、五個月前就開始安排,一開始是設定了約二十位企業家參加,但據說答應出席的,只有幾位,一半都沒得到回覆,拒絕出席的也不少,大家都還在觀望,尚未選邊站,於是只好東加西減,再找其它企業家。

但當一位超級重量級企業家予諾要參加之後,許多的企業家也跟著答應,再加上李超仁後勢看漲,答應的人越來越多,呈現爆滿狀況,甚至供不應求,最後還得擠下幾個人,或分批處理。

原本,陪李超仁來的人有八個,但後來只剩下張高明、簡甯和另外三位黨高層,連胡一飛也從名單中被擠了下來。

最後參加餐會的企業家有二十四人,加上他們共三十人。這一回,簡甯的助理乖乖整理了這二十四位企業家資料,又是厚厚一落。企業家包括金融、科技、零售、食品、製造、汽車,有男有女,其中有李超仁崇拜的,其中也有李超仁聽都沒聽過的。要不是餐會暗訂不能向媒體曝光的默契,李超仁一定會和他崇拜的企業家自拍,PO上臉書。

而這些企業家的年紀都比他大,所以李超仁已經抱定了做一個「聽話小孩」的準備。

只是李超仁一直很擔心,這二十四位企業家的座位要怎麼安排?怎麼分成兩桌?這種禮數若是弄得不好,就會很尷尬。李超仁對此非常好奇,也跑去問了簡甯,但簡甯沒有回答他。

 

John和跳跳的簡報影片已經做得差不多,李超仁變得比較篤定,面對這「兩兆圓餐會」也比較不緊張。他輕鬆愉快地來到餐廳,見到每個人都笑嘻嘻。

餐廳在一樓大樓的頂樓,李超仁一出電梯門,就遇到一位坐著輪椅的老先生,叫楊恆,他是受邀的金融家之一,也是國內商界極負盛名的企業家。站在他旁邊陪著的,是他的大兒子,叫楊子浩。

李超仁其實認識楊恆的小兒子,也就是楊子浩的弟弟,叫楊子超。不過,這事楊恆和楊子浩應該是不知道,楊子超應該是不會跟他們提起。

老先生因為行動不方便,正和餐廳服務人員談些什麼,應該是座位的問題。李超仁看到坐在輪椅上的楊恆,就上前說:「楊伯伯,我來幫你。」楊恆看了先是愣了一下,就笑著點頭。

所有人看到了李超仁,所有目光都投射到李超仁身上。餐廳人員引領著李超仁到他的座位,李超仁就推著輪椅,從電梯門口的Lobby,進到了餐廳。李超仁進去一看,嘩,是一張足夠容納三十幾人的大圓桌。看來自己是多慮了。

簡甯機警地暗示已經到的先遣人員,偷偷地把楊恆和楊子浩的座位,安排在李超仁旁邊。李超仁把楊老先生扶到椅子上,楊老先生看著他,臉上一直笑著。

 

餐會開始。

餐桌上星光熠熠,可說是創舉,這麼多企業家在你面前,可真會嚇壞人。他們口才極好,反應極佳,李超仁完全不用煩惱要說什麼話題,只要隨口附和幾句,再由張高明在一旁幫腔,張高明和這些企業家多多少少也都認識。不過,李超仁隱約感覺到,有一股看不到的壓力朝他襲來,這些企業家早已磨刀霍霍。

簡甯則是安靜地坐在李超仁旁邊。

但一定要說的是,菜好吃極了。「兩兆圓餐會」果然名不虛傳,終於讓人見識到,一山還是一山高。

餐會前半段很順暢,大家也聊得很開心,李超仁發覺簡甯不時在發Line,應該是向嚴正報告前線狀況。

餐會進行到了一半,服務人員把魚翅端上來,李超仁和那一碗魚翅對望了幾秒,就請服務人員過來,他搖了搖手,笑著說:「這個不用,謝謝。」

那位服務小姐瞬間呆住了發愣,李超仁只好很小聲地說:「我不吃,謝謝。」

楊恆坐在李超仁旁邊看著。楊恆吃的不多,話也很少。突然,他跟小姐說:「他說他不吃魚翅。」

也許是所有人都專注在自己手上的那一碗魚翅,讓室內變得安靜,楊恆的話,也因此特別清楚。

有些人手上還端著魚翅,有人甚至拿起了湯匙,吃了幾口。

「呵呵呵,你不吃魚翅?」楊老先生笑著問。

「是,我不吃。」李超仁尷尬地笑著,還看著大家,心裡卻是念著:「老伯,就別再強調了。」

 

全場因此而安靜了一會,所有人不知道如何是好,然後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紛紛放下手上的碗和湯匙。服務人員見狀,只好把那一碗碗的魚翅給端了回去。

楊恆又問:「那…你對於經濟有什麼看法啊?」

果然,經濟仍是大家最關心的,尤其是這些企業家大老闆們,而且,怎麼又遇到了一個講話有尾音的。

李超仁腦袋馬上翻閱簡甯給他的教戰手冊,這裡面是怎麼寫的?談到經濟,他很怕聽到「拚」這個字,別人也以為他會說這個字。因為世界上所有的知名經濟學家,在他們的理論裡應該都沒有「拚」這個字。經濟應該是一種專業,一種策略,一種成本與利潤的計算,總不能跟學經濟的大學生說:「拚了,就對了。」

李超仁思考了一會兒,有思考總是好的,他說:「我想得很簡單,就是先要有好的商品,再來有好的宣傳和包裝,跟好的服務,就能夠做好經濟。這裡面最重要的還是先要有好的產品。」

在座的一位企業家說話了:「那當然…」

「唉~,讓年輕人說下去。」楊恆阻止了這位企業家。

李超仁:「這裡說的商品,指的也不單純只是商品,宣傳包裝和服務也是商品的一部分,就像你們銀行,理財是一個好的商品,再加上好的服務,整體就是一個好的經濟模式。」他其實還在想教戰手冊裡,是怎麼寫經濟的。

楊恆笑著說:「好好好,就像你,就是一個好商品。呵呵呵呵…」

哦~?老先生竟然有在看電視。李超仁想起了幾個月前,余靜的電視專訪。

楊恆:「哈哈,那你對於現在的經濟有什麼想法?」

所有人都凝視著他們。但,這個問題和上一個問題有什麼差別?李超仁想,這要去哪裡找答案?

李超仁吃了面前盤上的一口菜,說:「賺大錢。」

瞬時間,李超仁感覺到自己好像說錯話,和這些大老闆談賺大錢,不就是班門弄斧嗎?同時,他也感覺到了坐他旁邊的簡甯,傳來了一股氣。

 

簡甯知道李超仁對於金錢,不能說是見錢眼開,但就是有一種獨特的定義。但她從沒見過一個政治人物能夠把自己的市儈說得如此坦然,還這麼笨。

李超仁心裡祈禱著老伯就別再問下去了,再問下去,可能就會問:「怎樣才能賺大錢?」

想到這,楊恆又開口問:「那…怎樣才能賺大錢?」

所有人的眼睛都睜的好大。

李超仁看了看大家,笑了笑,說:「找到世界上真正最有價值的東西。所謂的大,不一定是大,像是魚翅,它很貴,但現在消費者觀感不好,就不見得是一個好的商品。現在全世界都在變,以往我們認為是好的商品,現在就不見得是好的商品;現在這個世界變得…該怎麼講?變得沒有界線,現在的消費者也變得很挑。大家都想要買“最好”的產品,所以,就沒有“次好”的產品。要刺激消費者購買的欲望,就要做出這世界上,或你的市場上最好的產品。」

因為,現在全世界消費者的胃口,都被一個叫做賈伯斯的人給養大了,變得極為挑剔。

 

全場安靜了十秒。如果再這麼安靜下去,李超仁覺得自己的汗都會被逼出來。

楊恆笑了,說:「哈哈哈,那等你做完這一任的總統之後,再來我的公司上班?」

李超仁笑了,臉頰也抽搐著。

也有人跟著說話了,尤其是兩位嗓門特大,喜歡鬥嘴,又愛高談闊論的企業家。

一個科技業,一個製造業。科技業的先說:「我就說嘛,就是要先有好的商品,我們做的都是好商品。」這人大概醉了。

製造業的說:「我們做的也不錯啊,而且,我從來就不吃魚翅的…」

呼~,好險,真的是關關難過,關關過。

李超仁面帶著微笑,一邊也在想:「怎麼可能去您公司上班,你的小兒子楊子超還曾是我的情敵,不,應該是說,我曾被你的小兒子楊子超視為情敵。」楊子超曾追過夏晴,一直到現在,還常對李超仁說:「要不是你,我和夏晴就就就…」

李超仁也總是回他:「就就就是怎樣?過著王子與公主幸福美滿的生活?」

 

十幾年前,李超仁進入了廣告圈,認識了夏晴,兩人都還是新人,也互有好感,然後交往、戀愛,而當時楊子超是夏晴的客戶,對夏晴十分愛慕,並展開熱烈追求。廣告圈有人暗地裡形容,稱這是一場「雙超對決」。

但愛情就是這麼奇特,夏晴對楊子超一點感覺也沒有,然後李超仁和夏晴結婚,楊子超娶了一個門當戶對,端莊嫻淑的氣質美女。

假如當時楊子超真的追到了夏晴,現在的夏晴就是一家大銀行的董事長夫人。但李超仁再細想,依夏晴的性格,左看右看怎麼都不可能,他也曾明白問過夏晴,夏晴很直截了當地說:「他是曾經追過我,但那不甘我的事。」

哦~,這邏輯到底通不通?人家曾追過妳,卻不甘你的事?後來,楊子超經常和李超仁提到此事,李超仁也索性說:「這不甘我的事。」

楊子超有兩個哥哥,大哥叫楊子浩,二哥叫楊子翰。大哥溫吞老實,二哥瀟灑愛玩,三人各主管幾個事業單位,但楊子超卻是接管最大的金融銀行體系。楊恆原屬意大哥接班,但最後全落到楊子超身上,李超仁覺得楊子超其實也很辛苦,壓力也很大。

不過,大概是知道了李超仁要選總統,覺得這個情敵意氣風發了,所以,楊子超就沒來這場餐會,而是由他大哥出席。

 

餐會很成功,李超仁與企業家的交談也很熱絡,甚至在餐會結束之後,大家還捨不得離開。企業家和李超仁聊到未來趨勢,談國家競爭力,還問李超仁的經濟策略。他實在很不好意思,也不敢說,他心中其實沒什麼策略。

現在的世界,哪裡還在講策略。Apple應該是沒有,臉書大概也沒有。李超仁唯一可想到的策略,就是「有錢趕快賺」,「賺大錢」的確是他的真心話,他很想跟大家說,別再拘泥那些贏頭小利、小錢和小確幸,小確幸是別人造就出來賺大錢的詞,說穿了,只不過是商業玩意兒,我們還一頭熱地follow別人家的小確幸,整個國家都因此變小了。

他也很想跟那些大老闆說,趕快去做一支驚世駭俗的手機,或做個橫空出世的產品。如此一來,大家就可以吃飽納涼個好幾年。

 

不過,這些話李超仁還是沒說。他想,這些大老闆平時應該都很忙,忙著開會、受訪、追求利潤、遊歷世界、看廠、看市場,可能連看一本書的時間都沒有,怎麼可能有時間去了解他說的話。

李超仁想的書,並不是那些書店裡堆積如山,企業管理或商業理論,說得頭頭是道又讓人迷迷糊糊的書,而是指一般像詩集那樣的閒書。

 

因為聊得太開心了,最後離開時,李超仁很自然地跟一位企業家說:「你們公司出新手機的話,我一定馬上去買一支。」

當他話一說完,馬上就反悔了。因為現場有三家手機品牌,五家企業是手機零件供應商,包括其它國家手機,像是日、韓,總共六個品牌。若真要每個品牌都買,那不就要買六支?

唉~,這才叫做機海。假如自己沒當選的話,這話還要不要兌現?真讓人苦惱。

 

如果喜歡請按 [] 或分享

歡迎加入《慢條斯理的風》臉書粉絲團

 

繼續閱讀 超人總統 9-4

重頭閱讀 超人總統 1-1

* 持用手機閱讀者,建議選擇『電腦版模式』,將較容易閱讀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慢條斯理的風 的頭像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

慢條斯理的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